您当前位置为::首页 > 文化殿堂 > 张裕文化之旅

张子章与巴狄士多奇:中西视角的承前启后

    如果说葡萄是一个天生丽质的美人,那么葡萄从平凡无华的果实变为香醇的美酒,正是取决于酿酒师精湛的技艺。在张裕的120年历史中,酿酒师们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而其中的三位则在承前启后的交替中完成了中西观念与技艺的融合。在巴保担任张裕第一任酿酒师期间,张弼士已经考虑到为张裕培养自己的本土酿酒师。如同此前他选中年轻一代中的张成卿担任张裕初建时期的经理一样,这次他选中了年方12岁的侄孙张子章到烟台法国学校学外语。张子章毕业后于1909年进入张裕,拜巴保为师,跟随学习技术。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巴保奉命回国,不久出现的一份产品说明书中,有了这样的文字:“计学员实习使有余年,大有青出于蓝之概,巴保始卸任回国。”文中所指“学员”,就是张弼士的侄孙张子章。

    巴保离任两年后,张子章成为张裕第二代酿酒师,也是张裕首任中国酿酒师。张子章即将引领张裕在融汇国外酿酒理念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本土化,同时让张裕的本土化酿酒成果得到进一步的国际认可。可雅白兰地和雷司令等张裕在巴拿马博览会赖以成名的代表作在张子章的主导下继续生产。

    直至今日,玫瑰香葡萄在中国都是一种讨人喜欢的品种,1871年由美国传教士首先引入山东烟台。鲜食也好,酿酒也罢,独特的馥郁香气总令人对它抱以厚望。张子章成为张裕的酿酒师后,据说就是在张弼士的授意下开始从事玫瑰香葡萄酒的试酿并获得成品。

    第一次世界大战从张裕带走了巴保,第二次世界大战却又从意大利送来了张裕的第三代酿酒师巴狄士多奇(Badisidocci)。巴狄士多奇出生于意大利的酿酒世家,自幼就接受严格而专业的酿酒技术培训。2008年,包括意大利大使在内的五国驻华大使来访张裕位于北京密云的爱斐堡酒庄,时任意大利大使塞萨(Mr. Riccardo Sessa)说:“曾经有一位名叫巴狄士多奇的意大利人先后在意大利的Illva酒庄和张裕工作,如今又有一家意大利公司成了张裕的合作伙伴。张裕是一个了不起的企业,我相信它前途无量。”

    “Illva”正是巴狄士多奇来到张裕之前的工作之地。虽然“Illva”这个名称如今在中国听起来有些陌生,在意大利却是赫赫有名的百年老厂。

    巴狄士多奇背井离乡来到张裕,实际上说或许是为躲避战祸或谋求生计,但也应该有一位酿酒师想延续自己酿酒梦想的理想主义成分。同巴保一样,巴狄士多奇的身世在自己的故乡已经消逝,但他的名字却和张裕白兰地一起,永远留在了烟台张裕。

    对于在博览会获奖后正需要更进一步升华的张裕白兰地而言,巴狄士多奇的出现近似于合适的人出现在了合适的地点。此后的故事有点更近于中国的侠义小说。上任伊始,张子章就将张裕金奖白兰地的品质改进作为突破口。据说巴狄士多奇初来便与张子章“一见如故”。1931年,巴狄士多奇正式成为张裕第三代酿酒师。为了让巴狄士多奇有更广阔的工作空间,张子章退居幕后,只负责日常酒厂的行政工作,只在关键技术的研发方面跟巴狄士多奇进行深入探讨。经过巴狄士多奇的精心调配,张裕金奖白兰地的品质有了质的飞跃,于是张子章觉得是功成身退的时候了。1932年,张子章离开张裕。

    归根结底,故事的结尾是完满的:为了报答张子章的知遇之恩,巴狄士多奇一直坚守酿酒师的岗位,即便后来他的祖国成为战败国,他也没有马上离开张裕。1948年,也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第三年,巴狄士多奇离开。至此,他在张裕任“酿酒师”名份17年,总工作时间仅次于在张裕工作18年的巴保。临走之前,巴狄士多奇还特意把酿酒技术悉数传给张裕的酿酒师。